畅游醉美双廊
 双廊艺术小镇创建工作情况汇报  全民参与建设共建共治共享新双廊 
 

聆听那些来自乡村的声音

 二维码 99
发表时间:2019-08-13 14:29作者:叶永青来源:双廊

八月的一天,黄昏时我们到达双廊,先去拜访老友赵青,他邀请我到青庐阳台上看夕阳。多年前他率先建造了这座传统和现代风格混搭的建筑以及后来杨丽萍的太阳宫,是故乡建设的始作俑者。落日像一块溶冰,最后纵身一跳,就沉没到苍山后面的云霞里去了。山水大地顿时陷入黑暗。小小的渔村却并未因此安静下来,此起彼伏的工地噪音和赶工的刺灯光让我难以想象,这是双廊?那个昔日李元阳形容的“一树珊瑚藏海底,清光夜接月光娥”的渔家古镇。

25.JPG

村长八旬来接,用手电给我们照路。许多外来的游子,正是在他的引领下,在此安家落户。这几年,八旬手脚不停地为自己的家人和朋友们盖了一座座房屋,这些实践和经历,使他们成为本土和现代兼具的鲁班式的建筑营造师,现在他准备带领我去拜会居住在村中的沈见华和他创办的双廊白族农民画社。三年前,八旬为这位移居到此的上海画家建造了一方小院。取名“白居”的沈宅今天被包围在四周的工地和料堆中不得其门而入,八旬只好带着我穿街绕巷在暗夜中摸索前往。

见到沈老师一个人坐在院子,曼陀罗花架之下是一池养满睡莲的水塘,沈介绍这些都是夫人秋秋所种,秋天来时会开出黄色的花。如此临海听风的居所,是许多人选择双廊成为气候和环境移民的最初理由。有趣的是,沈家室内,厅堂过道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画架和画框、花花绿绿的画幅,这儿已经变成一帮农村大妈和青年人勾画的公共场所,正是这样的改变,使得沈见华的乡村田园生活意味别于他人。

3.JPG

在我的印象中,原先的大理和双廊白族村镇,除却在房屋建筑上描绘壁画谋生的专门画工,并未产生成规模、有意识的农民绘画。是沈见华用心致力的组织和辅导双廊的农民绘画活动,让村里业已失去劳动机会,靠低保吃饭,闲赋在家的大妈和老太太们重新聚在一起。从过去熟识的传统工艺、刺绣、蜡染和手工中转换出丰富而具有个性的表达方式,这些生动鲜活的绘画和有趣的创作活动,不但激活了乡村社群的文化传承和交流,也为在旅游和现代化冲击下的农业转型提供了新的生计和启发。

移居大理的沈见华和许多和他一样离开都市,远离北上广的新移民发现,双廊改变的速度超乎想象,甚至一点不亚于自己原先居住的地方。而且置身其中,他们已然成为这场不分主客的巨变中的一员。也许会有人将沈见华们看着是逃避主义者,然而事实上他们并不是,想远离的是急功近利的大时代和浮躁的社会,而不是生活本身。在乡村大地,在大理山水之间,礼仪流存诸野,文化薪火相传。我所以屡屡提及的乡村,并非只是地理意义上的乡村,更是一种乡村主义和乡镇精神,一种热爱生活的态度,一种建设家乡不奢望天堂的从容不迫。这样的乡村,既不拒绝人类的共同价值和现代文明,另一方面又与所谓主流世界保持必要的距离。沈见华复兴并坚持着这种精神追求,在他看来,乡村天生具有一种慢的能力,在这样一个空间地带,人们可以把积极和消极的人生观念适当地混合起来,并获得一种和谐的中庸的哲学。介于行动和不动之间;介于尘世徒然的匆忙与完全逃避人生责任之间;这两种不同理念的混合,产生了一种和谐的人格,这种和谐的人格便是一切文化与教育公认的目的。三年多的乡村生活,沈见华牵头编辑和出了一份乡村画报,创办了双廊白族农民画社,与杨丽萍、八旬策划发起了双廊公益论坛……村民已经习惯尊称他为“沈老师”。反抗尘世欲望的念头,并没有驱使他去做一个彻底的遁世者,反而使他的感官和生活调和起来。在我看来,沈见华,代表着回归乡野的知识分子的一种有益的特质,在现实世界和精神生活中寻求张显和隐逸之道。其实,所有的隐忍的退让都还是暂时的,为的是学习积累和等待之后,在新的舞台上彰显生活的欢快和爱好,做人生的爱好者并对公共事物产生影响。

2.JPG

不同于各地常见的农民画里传统的劳作和日常生活叙事,大理白族双廊农民画社作者的创作中的渔樵唱合的场景,一开始就已成为一种历史记忆,他们世代生存的古镇村落,如今正在开膛破肚改地换天。昔日的山清水秀被高速公路、超市、汽车、酒吧、客栈和巨大的广告牌取而代之,随着旅游的热潮和新的气候、环境移民的带动,生活方式和生产生息也发生了彻底的改变,来自都市的人群的观念和资本的影响所及,插入、移植和栽培着形形色色的梦想,昔日的小村庄由穷乡僻壤变成都市人们的休闲胜地以及人生试错的乡村试验场。相对于强大的外力,来自本土的声音柔弱而倔犟,繁荣和富足突然而至,代价是失落了原先赖以生存的一切,田园将芜,胡不归。对于那些业已失去土地放弃捕鱼的农民而言,农民画社的大妈和老太太们以画笔进行的描绘和叙述,让乡村重新回到我们的视野,不仅是即将消失的田园渔村农耕社会点点滴滴的往昔生活的记录,田园渔歌低吟浅唱的背后讲述的是现代纠结和巨变之痛,是大时代边上留存的无言绝唱!

同时,以沈见华为代表的乡村实验表明:虽然吸食乡村血膏的城市化、现代化让乡村日复一日地沦陷,但伴随着社会的开放,回归乡村、建设乡村,间接地守卫乡村保护文化,从观念上不再只把乡村简单视为生产区域,而是可以居住的生活场所和新的家园。当一部主流中心的知识、财富和社会资本为特征的城市人群进入乡村,新的乡村生活实际上已经可能构成了对乡村的哺育与建设。在已经发生的经验中,沈老师的农民画社和更多的有识之士存在的意义是,不做时代的帮凶,尽己所能地延迟农转非、城市化的速度,成为这飞快消失的乡村的刹车皮和缓冲带,从中心,从强大的城市,挖一挖墙脚,为新农村建设添砖加瓦。因为失去乡村,没有了乡村,中国的现代化将行之不远,乡村不能随着现代化的进程而隐退消失。

没有农村的世界是怎样的世界?

夏天的一晚,从沈家临海院落看出去,对岸远处的城镇灯火和天边的繁星连成一片,间或传来各种各样的声音:虫鸣狗吠,祠堂的吟诵和妇人育儿的夜歌,若即若离,时隐时现。我与沈老师断断续续地交谈,有时不由得停下来聆听着这乡村变迁发生的声音。水天一色,乡村依旧广闻,像大地一样安放远处的城市,让生活在城里的我们不因走得太快而丢掉灵魂,不因走得太远而忘了因何出发。   

二〇一二年九月于大理古城

文章分类: 攻略
分享到:
为您推荐
文章附图

1. 边纵七支队乔后大队和国民党驻双廊的保安团激战,乔后大队撤退后,当地地霸相勾结,对地下革命同志大肆搜捕。当时康...

文章附图

心一桥是一座石拱桥,处在石块村至石牛坪的要塞,是古代通向鸡足山必经之路,桥下水流湍急。据考证该桥是鸡足山金顶寺心一...

文章附图

本主行宫,又称“本主大爷圣殿”。与红山景帝祠同期修建,景帝祠与本主行宫互为姊妹庙,原由为祭礼同一本主,且祭祀活动相...

文章附图

大建旁魁星阁位于大建旁村南,金甲阁下,是二重檐阁式建筑,建于清代,保存完好。阁楼二层塑有魁神,有魁神点笔之说,经常...

文章附图

双廊魁星阁在丽岭峰下,过去在岸畔水中,从岸边铺一条石块便道进去,新中国成立后曾作为粮点,近年来修建为文化广场,诗联...

文章附图

“兴良庙”属双廊早期庙宇古建之一 , 始建待考 , 位于村南。双廊村古称‘良甸’, 有大兴良甸疆土 , 永立善德良...

文章附图

秦汉迄今,历史延续几千年,建制变更繁迭,有兴有废,时分时合,生活在双廊白族聚居群落,历经沧桑,生衍不息,创造璀璨文...

文章附图

为传承和发掘独具地方特色的传统文化艺术,加强双廊文化阵地和文化人才建设,提高村民的文化素养,活跃双廊建设“艺术家小镇”文化氛围,6月中下旬,双廊镇分别组织了洞经古乐和民族舞蹈文艺骨干培训。

文章附图

7月31日上午,双廊古镇景区精细化管理宣传活动启动仪式在双廊村魁星阁举行。此次宣传活动由双廊镇党委政府组织镇团委、...

文章附图

景点中文介绍:双榕桥、吉利坡、夫妻树是民族文化街上的一道风景线。绿萝山北侧(白语:敌寸官达沟)年年发洪水,红土泥沙...

文章附图

民族文化街横贯集镇南北,由长约三公里的主街道和数十条小巷道组合成鱼骨造型,俗称“鱼骨街”,以白族民居建筑为主,沿袭了传统的白族建筑艺术风格。